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9 April, 2013 | 一般 | (3 Reads)
1. 日曆一頁頁的翻過,撕去,時間無止盡地後退,悄悄然,從我的指縫裡溜走,連聲招呼都不打,這種被忽視和遺忘的感覺讓我一直沮喪不已。 這個春天即將過去,生活依舊繼續,而思念卻忘卻了季節的限制,脫離了空間的壓抑,長成了一片遮天蓋日的森林。 又是一個陰天。頭頂上有大片大片的烏雲從額頭飄過。就這樣靜靜的看著,然後懷念起過去。 我們曾一同仰望過這片天空,曾注視過的你的眼眸,我們一同走過的每一條大街小巷,以及朝朝暮暮共渡年華的約定,一幕幕,既清晰又遙遠,只是時間變幻了諾言,一眨眼即是千年。 站在風裡,任憑冷風吹亂我的頭髮,任憑空氣風乾我的淚花。我想說:我想你了。 睜開眼,閉上眼,世界都是一片朦朧。 有時,站在街角,會為一個相似的聲音,而猛然回頭,隨即,再自嘲般的笑笑,漠然離開,那不是你;有時,站在路口,會因一個相仿的背影,而漸漸迷離,之後,再揉揉迷離雙眼,轉移視線,那亦不是你;你終究已走遠,留我在原地蒼老了容顏,蒼白了等待。 愛情很短,思念很長。 在這個柳絮紛飛的季節,我思緒的觸角伸向遙遠的你的所在…… 2. 最近常常會在凌晨三四點的時候醒來,這段時間是安靜的時間,安靜下來的心就會開始想你。 如果說白日的喧囂與紛擾,不能讓我靜下心來想你,那麼夜晚是如此可愛而獨立的空間及時間,因為我總算可以肆無忌憚地想你了。 在夜裡想你的時候,就會有大塊大塊的時間開始劃給失眠,所有的情節和細節開始在腦海浮現,你的笑臉慢慢變得清晰而親切,你嘴角輕揚的微笑和你眼睛裡閃現的精彩開始佔據我所有想像的空間。 不知道現在你在想些什麼或做什麼,卻每每在心裡好奇,好奇地想知道你所有的一切,我像一個貪心的孩子,想把所有的時間都和你一起度過。我知道,有時候,人們彼此之間可能就像一個過客,誰能輕易說那麼長久地廝守,是夢幻中的浪漫嗎?是溫存的話語嗎?記憶慢慢變成灰色,還有什麼是手中可以握住的呢?我伸出手去,縮回的依然是蒼白和無力。 面對蒼白的現實、無力的現實,還有什麼是可以抓住的?我找不到答案,我不知道怎樣去把握住一些什麼。 3. 想你,想給你的愛和柔情。 我們之間的相愛是上蒼的恩賜還是一個錯誤,我一直在想,卻想不出任何頭緒。是我的愛太自私了麼?只想沉醉,只想歸去,只想不顧一切地去愛,卻從來沒有想到是否已經給你帶來傷害。 相愛,而不想給你傷害。 是我的奢望麼?深深的夜裡,想起你,常常會心痛得發慌,我不知道如何去停止想你的心情,是我的夢想麼?渴盼擁著你入夢的甜蜜,守護你夢想的美好;而如今,我該如何面對與你的分離?我將如何打發生活中沒有的你的孤獨和落寂?   想你,所有的細節都沉醉於心底;想你,所有的情境都銘刻於記憶;想你,孤單的日子變得可親、閒暇的時光也變得細膩。 想你,想你唇邊的微笑,想你憂傷的眼神,想你幸福的甜蜜,想你圈圈點點的文字間精緻的心情,想你在深夜裡不肯睡去發短信給我,想你突然打電話告訴我想聽聽我的聲音,想你在孤單的時候遏制自己的思念不理我,想你在每一個瞬間……   4. 曾經的曾經,這些雜亂的記憶能容納多少往事?靜靜的看著你的照片,看著你熟悉的臉龐,回憶我們一次次的相聚時的幸福,回憶分手時的依依難捨。 我多麼希望時間定格在那一瞬間,讓我們就停留在那一時刻。 滾滾的煙幕記憶中,固執地追逐早已離逝的影子。往事雖如塵煙,只是我仍那麼地眷戀,那麼地難以放開。為我的堅持,為你的放棄。沒人能懂,這一份堅持是掙扎,是孤獨,是勇敢,是任何語言都無法表達的,對真情的尊重,是無悔的歎息! 沉默如你。 還未曾褪色的時光,如封存的記憶一樣的清晰。 不知道再過多少年,當心酸填滿記憶,當歷史代替忘卻,當你走向新的站台,我們如何面對這填滿思念的空間?

| 4 April, 2013 | 一般 | (3 Reads)
陽春三月,正是油菜花盛開的季節,滿眼一片片、一片片黃色的花朵兒開放在太行山區的田野裡,山坡上,小溪旁,濃鬱鬱的馨香蕩漾在空氣中,把人們的心都熏醉了! 油菜花兒,在春陽的照耀下,金燦燦,黃澄澄,流光溢彩,充滿盎然生機。它以嬌黃的花朵,綴滿枝頭,一朵朵,一簇簇,擠在一塊兒,嬉鬧著春潮般的大地,把屬於金秋的色彩,早早地獻給了春天。置身於這如詩如畫的美景中,真像到了富麗堂皇的國度,真是美的享受,令人陶然而醉! 香馥馥的油菜花兒,引來成群的蝶兒,翩翩起舞,上下翻飛,招來成群的蜜蜂兒,歡快地幹著它們甜蜜的事業。聽,那“嗡嗡嗡”的採蜜聲,像一支新生活的交響曲,令人覺得山村是那樣的恬靜、安寧、祥和。 油菜最受山裡人喜愛。它不擇土壤,生命力極強,抗得住嚴霜,經得住乾旱,受人之少,給人之多,我想,這便是它的美德。無論是田野山川,還是坡坡岸岸,不管把它種在那裡,它就在那裡倔強地生根、開花、結籽。隨即把飽滿的菜子奉獻給人們,供人們炸油食用,為生活增添香味。 清風徐徐,油菜花泛起一輪一輪的金色波浪,艷麗的花瓣兒,好似節日的禮花,飄然而下。黃澄澄、金燦燦的落英,沒半點淒慘,沒有“紅顏薄命”的傷感,依然黃得熱烈,坦蕩安寧地與養育自己的大地融為一體,正如龔自珍的詩句說的那樣“落紅不是無情物,化作春泥更護花。” 聞著那沁人心脾的油菜花香,誰心裡不產生對油菜花的愛呢!山民們的富裕有它的功勞。這時我才真正明白,油菜花的開放,並不是向人們炫耀其綽約風姿和艷麗的嬌容,而是為人們的生活增添甜蜜與芳馨。油菜花,實在是一種熾熱的花,樂觀的花。它樸實、無私,雖一生短暫,歷經磨難,但不挫銳氣,不改對美的追求。 啊,這普普通通的小黃花,不正如這純樸厚道,勤勞智慧的普普通通的山民嗎! 讓花兒盡情地開吧,在這盛開的季節,在這釀造甜蜜的環境裡,每一朵花苞都抿嘴含笑,每一朵花都噴香育實……